跳到主要內容區
:::

【合作採訪】新北海人誌:20180902海洋職人訪談─野柳漁船船長林清圳

野柳漁船船長─林清圳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林雋硯    紀錄摘要

 

                     兩天一夜的野柳濱海活動中,最期待的就是第二天下午的訪談!大家一起到在地的船長家聊聊船長的捕魚經驗!這對於常年在「陸上」生活的我們真是個新鮮難得的機會!既使是博士班常年都在野柳岸邊晃蕩、採集的我都興奮不已!畢竟這離船長真正的海上生活都還勾不著邊~

 

          帶著一絲打擾的緊張感與強烈的興奮感,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到了船長家門,「歡迎歡迎!」一聲洪亮的歡迎聲跑得比身影快!隨即,船長夫人與野柳瑪鋉漁村文化生活協會的幹部們便出現在面前,接應我們進入院子,而院子裏早已備滿了歡迎我們的水果與茶水。等大家就定位後,一位年約50初、有著一頭灰白髮小平頭、皮膚黝黑、身材精壯的先生從屋內走出跟我們用台語說:「抱歉抱歉!昨天晚上出海,剛剛還在休息!讓你們久等了!坐!坐!」

 

 

林清圳 船長!

          這就是今日的主角!林清圳 船長!林清圳 船長,年輕時其實是一位修船師父,因看到跟著出海捕魚的利潤相對較高,就毅然決然地跟著捕蟹船出海工作,約在三十多年前才轉而變成「棒受網漁船」船長。至於為何轉為「棒受網漁船」船長呢?在跟船長聊天的過程中似乎有了答案。

 

       「在捕蟹船上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船長搖著頭說:「捕蟹船每次出海大概就是三到五天才會回港,因為是工作船船上生活起居的空間都非常的狹小,臥鋪與炒菜的灶只有一片木板門相隔,大部分的空間都留給了抓螃蟹的籠子。」「一次出海至少要三到五天!那要是暈船怎麼辦呢?」參與的學員彷彿正身歷其境般擔心的問著船長,「海上風浪這麼大,在小小的甲板上作業,應該會很暈吧?」此時那黝黑臉龐上的眼睛與嘴角難得出現不同的「幅度」了!「浪太大當然是會暈啊,所以我之後就沒在捕蟹船上做,自己弄裡條小船去抓小管啦!」船長瞇著眼賊賊的笑著說著。

 

 

野柳的捕蟹籠跟「燈泡」

          兩天一夜的活動中,我們徒步行走在野柳海岸與野柳港旁,看到最多與當地漁業直接相關的漁具就是捕蟹籠與漁船上滿滿的大型燈泡,大約像藍球一樣大啊!

 

         抓螃蟹的籠子長的很有趣的,不過要停下來近距離仔細的觀看才能發現其中奧妙喔!圓柱形的籠子中,最中間會釣著腐爛的魚內臟吸引螃蟹,整個籠子被網子包裹起來,但邊緣共有三個沒有縫死的喇叭狀開口,外大內小,如此一來螃蟹只要進了籠子就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船長告訴我們出海作業時會有350個捕蟹籠間隔被綁在主繩上,前後端各綁上一個浮球作為海面標記,而蟹籠則沉於水底吸引螃蟹進籠。這樣一條綿延約1公里的捕蟹繩,一次出船大概會有10組,也就是一次船上會有3500個蟹籠!難怪每艘捕蟹船都起碼有兩層樓這麼高。一次的抓螃蟹作業就需要3500次的重複動作來放餌與連接主繩、350次的下籠入海與起籠,此外,每一隻抓到的螃蟹都要綁上萬里區特有的綠繩子,再小心地放入船上的活水艙中... 我們每個人聽到目瞪口呆。但即使如此,因為在野柳的萬里螃蟹是台灣有名的!每到了盛產期(秋季)都還是一蟹難求,甚至還傳出不肖魚販因螃蟹不夠賣,而從中國走私螃蟹賣到萬里來充當萬里蟹的誇張傳言。

 

          而台灣北海岸不只是秋季的萬里蟹有名,在夏季的夜晚,海面上時常被數十艘有著如籃球般的燈泡照得一片通亮,待其返港,一籃一籃還冒著煙熱呼呼的小卷、白帶魚、丁香...可是夏季最常見的時令魚鮮!

 

          那些漁船我們稱為燈火漁船,夜間它們在海上以燈光吸引趨光性的小卷或小魚,其實這種人為「造光」的捕漁方式,已有近百年的歷史。在早年至少動用三艘船來作業,一艘負責用點燃的火把吸引魚聚集,另兩艘船再張網圍繞以捕獲魚群,這種方式稱為「焚寄網漁法」。但因非常花費人力,加上現代燈泡所產生的光亮強度遠大於燃火,漸漸的火把被十來顆大如籃球的燈泡所取代。另外兩側船舷還可以有長竿開網、放網,讓所有作業可由少數幾人或甚至一人就能完成,非常節省人力成本。因此,現今的「棒受網漁船」早已取代過去的「焚寄網漁法」。而林船長正是從事此棒受網漁法三十多年的專家。

 

        但其實在近年已有越來越多的學者、環保團體點出,燈火漁業作業時所產生的光,其實也是一種光害,會傷害趨光而來的生物視力,導致沒有被捕獲的仔稚魚也會因瞎眼而死亡。另外,此種漁法以網抓魚,魚種較其他一支釣漁法無選擇性,對漁業永續是有反效果的。面對這樣尖銳敏感的話題,我們決定換個方式來詢問船長的意見:「聽說最近這幾年漁貨越來越少,你有這樣子的感覺嗎?」

 

「有啊~很明顯呢!」船長秒回:「你知道嗎?今年是我抓魚抓得最差的一年!」

 

「有沒有想過多休漁幾個月呢?」我小心翼翼地補充說明:「讓魚休養生息一下,這樣之後就有魚可以抓啦~」

 

「我也想啊!」船長直爽的回答讓我感到驚訝:「但只有我決定要休息沒用啊!我不抓,其他人也會抓啊!」

 

「那這樣不就是一個惡性循環了!」我認不住脫口而出:「有辦法請當地漁會跟漁業署溝通,一起來做個規範嗎?」

 

「唉,那個喬不攏的啦...

 

呃,這樣抓也不是辦法...以後該怎麼辦呢?...

 

「等抓到沒有東西抓再說吧......」語畢,船長沉默了許久後抬頭看著我,意味深長地說:「你不要在陸地上問我啦!跟我一起出海作業你就知道了!」

 

「去考張船員證,跟我一起出海作業你就知道了!」

 

喬不攏的事情有點過於嚴肅,於是我們決定換些有趣的問題聊聊...想要知道船長深刻的海上故事。

 

「一個人在漁船上會不會很無聊啊?這樣暈船了就沒有別人開船啦?」我們漫無邊際的問。

 

「有的時候真的很無聊就睡覺啊!尤其是還暈船的時候...」船長一邊笑一邊偷看了船長夫人一眼,繼續說:「所以我有時候要是抓得不好、要暈船就直接提早回家睡覺啦~哈!」

 

船長夫人馬上接話:「來~來~告訴他們你有一次在船上睡著多誇張!」

 

「我有一次出海睡著,醒來的時候船已經卡上沙灘啦!開不回海裡!」船長眼睛睜的大大的,讓我猜想這是否為當天驚醒時的表情?

 

「然後勒?」

 

「然後打電話啊!打電話請朋友開船來把我的船拖回海裡呀~好險有成功!」

 

「這是最驚險的一次了嗎?」

 

「還有...還有一次螺旋槳卡到廢棄魚網,我二話不說就跳到海裡把漁網解開了!結果... 船長眼神充滿怨念:「結果... 我忘了在跳到海裡前放下一條從船上延伸下的繩子讓我處理完後爬回船上...

 

「天阿!」我們七嘴八舌問到:「那怎麼辦?在水底下待了多久?沒有向旁邊的船求救嗎?」

 

「沒有喔... 旁邊的船都沒聽到我在叫...所以我就只好靠在船邊,心裡想著等船又擱淺了我就可以上岸了...

 

「天阿...應該沒有比這個故事更誇張的事了吧...」所有學員驚叫。

 

「有喔~海上發生過的事太多了,講不完...」船長意味深長的笑一笑...然後...又跟我說了一次...「你下一次來跟我一起出海,你就知道啦!」

 

                         這一次,我默默地點點頭,認真地在自己心中許下了一個約定。

 

 

 

 

瀏覽數: